miey 8nzf n1tl r85u v1iu 7n9v fpbn 5t95 znhb xxxy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韩剧下载_迅雷下载-YYcaF官网全集泰韩日剧

查看: 557|回复: 2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连载剧评] 【韩剧】【魔女的法庭】你为谁辩护

[复制链接]
 成长值: 465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 小时前
  • 标签:叩谢 00d4 澳门现金赌场注册送28

    签到天数: 460 天

    连续签到: 5 天

    [LV.9]以坛为家II

    1#
    跳转到指定楼层
    发表于 2018-08-20 10:36:14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谢绝转载  谢绝引用

    魔女的法庭 你为谁辩护
    第一篇 如果


    人与人之间,真是有恶缘这回事的。因为某个人,某件事犯下的过错,若是没有谢罪也未赎罪,会牵扯到日后对另一些人,另外一些事产生影响,造成无法弥补的后果,或称天道循环。

    在我们这个控辩双方因侵害案件而斗智斗勇的故事里,看似说的是妇女儿童案件专案组的人与事,其实说的却是另一些人与事未能处理,延续至今,引发的各种麻烦和问题,比方说陈年旧案。在女主人公马利盾出场时,牵扯到的不仅有她的遗憾,还有她令人嘘唏的身世:

    马利盾与闵智淑部长检察官,以及曹甲洙议员的渊源深厚,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有过联系。因为这二人,年幼的马利盾失去了与母亲一起生活的可能性。

    那会儿班里的同学都知道利顿没有爸爸,所以在同学的探员爸爸来班里做抓捕演示时,才会那样羡慕,还说了风凉话,结果被对方作势吓唬,引发哄堂大笑。可是在利盾与妈妈的对话里,对于没有父亲这件事的应对态度,似乎过于明朗了一些。开面店的妈妈,在听利盾与朋友提起没有爸爸这件事的时候,甚至好好地给了她一记爆栗,抱怨说:

    -没有爸爸是多么得意的事,好用嘴来说~

    可是利盾揉揉脑袋,还是嘟囔:

    -没有就是没有嘛,难道说有~

    紧跟着,电视新闻播出后,见到新闻里出现的署长曹甲洙被判无罪,利盾妈郭英实的面色微动,紧跟着播送的被害人在提告不果后,愤而自尽的消息,又让利盾妈顿时泪盈于眶,紧张纠结到了切菜都分心,哪怕女儿利盾在耳边大声提醒,还是无心切到手指的程度,

    此处的重要细节是:本剧所涉及的第一桩对女性的侵害案件发生在1986年,是女性工会成员在接受拷问时受到侵害的相关事件,加害者为时任探员的曹甲洙。

    此后,在医院病房内,曹甲洙在与助手白相浩对话时,特意提到过:

    -得把那女的给我找到~

    -十年前那女的,在让她写下不予提告保证书的时候,就该注意的,貌似有录音机来着。


    可见,曹甲洙所提到的“十年前那女的还录音”可说是他的心头大患,案发的时间点为1986年,距对话当时已经过去十年。对照此后利盾妈特意去因该案件处理不公而自尽的故人灵前致祭,不仅流泪说道:

    -姐姐,我来得太晚了~

    这样的话,还紧握手中录音带的情景来看,当年被迫写下免予提告保证书,还机智录音,用以制衡曹甲洙的女子就是马利盾的母亲郭英实。对照姓氏来看,马利盾姓氏为马,母亲郭英实姓郭,可见马利盾并非父不详的私生女,而是在户籍上有父亲的女孩。可是,根据加害者曹甲洙的陈述,案发是在十年前,对照时间以及剧集给出的相关角色资料来看,相关事件发生时,马利盾的年龄为十岁。

    这是什么意思?

    若是十岁为周岁,在案发当时,马利盾的生母郭英实是产妇,有可能待产或是刚生下女儿不久,以身体状况来看,为工会姐妹出头,还录音制衡拷问者的可能性不大。不过,韩国计算年龄的方法,与我国有所不同,出生就算一岁,在不足岁时还要从高计,因此往往比实际年龄多报两岁,时间点对照可认定说明马利盾的出生有可能与十年前的相关案件有关。

    不说不知道,郭英实前往作证前夜,母女二人的对话,就更是令人疑惑。当妈的人还问女儿:

    -心里羡慕有爸爸的孩子吗?

    -就那样了~一点点啦~

    -那就,妈妈跟帅气的大叔结婚,给你找个新阿爸好不好啊?

    -帅气的大叔怎么会跟妈妈结婚呢~

    -世上啊,怎么会那么好过呢~

    -没礼貌的丫头~


    可见,在没有作证之前,家长有可能为作证后与女儿在一起的生活做过一番计划,并没有想到事态发展会如此反转。对照后来在电梯里与曹甲洙及其手下重逢的画面,就更是耐人寻味。此前,电话是郭英实自己打去闵检办公室,要求举发曹甲洙,因此持有录音带的郭英实就是与该案件有关的重要证人。从电梯内的情况来看,白相浩先进电梯,看到电梯内的女子并无特别反应,可见他没有马上认出女方,有可能事发当时并不认识女方,或是佯作不知,而曹甲洙进入电梯后,郭英实的表情大变,眼睛因惊恐而睁大,又赶紧低头,可见相遇的第一时间,郭英实就认出了曹甲洙,而曹甲洙则只是表情复杂地瞟了一眼,像是想起了什么,可以认为曹甲洙在见到郭英实以后,并未引起特别大的警觉。可是,在这之后,BB机声响起,电梯内的黑衣女子突然惊慌失措,紧紧攥住手包,而另一时间,电梯门打开,曹甲洙见到闵检急忙走过去的样子,像是急着在找什么人。于是,有侦办经验的曹甲洙一下子意识到身后的黑衣女子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当年的录音带有可能真的存在,这才当机立断,以手按下楼层按钮,又看了一眼助手白相浩,对方马上会意,仗着块头大,以身体挡住郭英实的去路,此时电梯门关上,郭英实与过去有关的故事戛然而止。

    分析到这里,可能不少观众都会纳闷:马利盾的母亲后来究竟怎么样了?

    对照马利盾在梦里的回忆来看,因为母亲多日不回家,她也曾哭着找过,甚至四处张贴寻人启事,但是都没用。此外,马利盾的梦境,有可能不只是做梦,而是真实事件的回放:

    如果一直没有见到母亲,马利盾的噩梦里应该一直停留在与母亲分别的时刻,通常应该是十岁的她在追赶母亲才对。但在梦里,身穿中学校服的马利盾在深夜见到母亲着黑衣出现在家门口,还哭着追赶,郭英实甚至含泪抚摸张贴在路边墙上,已经褪色的寻人启事,还看着破败的面店门口垂泪。

    这情景过于逼真,并非幻境,可见这一番情景有可能都是实景,而非仅是马利盾做梦的幻境,但在深夜里追赶含泪出现的母亲,还被团团迷雾困住,才是已经长大成人,当上检察官的马利盾的噩梦。

    那么,当年作证不果,还被加害人曹甲洙发现,给堵在电梯里,郭英实遇到了什么事,究竟怎么样了?

    假设马利盾的梦,仅仅只是梦,那么持有录音带,还想要作证的郭英实很有可能早已被灭口,即便长大成人的马利盾再怎么辛苦寻找,找到的也只能是亡母的骸骨而已。假设马利盾的梦并非只是梦中幻境,而是确有可能在上中学以后见过母亲,那么就可以认定:

    在当晚出现的郭英实,在电梯内被认出后并未被灭口,而是有了别的遭遇,这遭遇使得她不得不与女儿分别,再也无法生活在一起。

    若是郭英实被认出后并未被灭口,对照马利盾在梦里回忆的情况来看,母亲郭英实虽然身着黑衣,但衣着得体,穿戴整齐,在泥泞的土路上,鞋袜均整洁,鞋跟甚至黑得发亮,可见郭英实后来的生活很过得去,并非陷入逃走后独自流浪的窘境,而是有了新的际遇。实际上,马利盾的生母郭英实与曹甲洙之间的渊源十分奇特:

    在电视上见到曹甲洙以后,郭英实虽然面色有异,但并未出现恐惧、挣扎或是纠结的表情,可见,郭英实有可能不是当年侵害案件的被害人,而是有其他可能性;直到新闻报道当事人自尽的消息,郭英实的表情才开始变得震惊、痛苦继而悲愤,纠结,可见郭英实感情的变化是因为听到被害人羞愤而死的消息才会波动,并非因为曹甲洙出现而特别纠结。

    最值得玩味的细节在于:

    当年事发的工厂,名叫兄弟工厂,而曹甲洙后来开设的律所名叫兄弟律所,兄弟这一名称的关联,有可能就是当年案件与后来曹甲洙飞黄腾达的原因所在。

    本篇分析的最后,回复观众提问:

    “我看这个戏就不应该叫魔女,那个马检人还是不错的,至少她有办法打赢官司,可她不择手段,处处赖皮的样子,怎么跟反派大叔赵(曹)什么那么像啊”

    在韩语中,“曹”与“赵”,“林”与“任”都是同音字,因此问题中提到的反派大叔“赵什么”有可能就是曹甲洙。这么一说还真是,长大成人以后的马利盾那股子非要出头,处处争着露脸,为了拼赢案件,想方设法设局,耍赖赌狠,毫无愧色的样子还真有点像曹甲洙那种严密而无耻的逻辑,但区别在于,马利盾有底线,她的底线就是极端利己,只要无利可图,她就会反戈一击,而曹甲洙没有底线,但凡对他不利,为去掉隐患,他就什么都做,无所不用其极。分析到这里,不得不说,这二人的衡量标准倒也很一致。就是因为这样,前去观摩妇女儿童专案组成立后正式开庭第一案的曹甲洙,看到为布局而得意的马利盾,不但没有恨得牙痒痒,反而哈哈大笑,悠悠地来一句:

    -这丫头真是太搞笑了~

    自己开办的律所的律师输了官司,怠慢了财阀家的女儿,使得她当庭出丑,斯文扫地,律所老板看后反而大笑,这又是为什么?

    这说明曹甲洙在法庭观摩后,现场认证马利盾就是跟他一样的人,看到同类设局,还做的这么爽快,他马上认定这是年轻时的自己也有可能干得出来的事,这才会认为“有趣”,于是当场笑出声来。

    当所有的线索都指向曹甲洙与马利盾,当马利盾生母失踪之谜仍未解开,本剧的女主人魔女公马利盾有可能背负本剧开播以来最大的狗血谜团:

    曹甲洙与马利盾,并非只是控辩双方于公于私纠结的恶缘,也有可能是杀母仇人或是父女关系。



     成长值: 465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460 天

    连续签到: 5 天

    [LV.9]以坛为家II

    2#
    发表于 2018-08-20 09:30:51 | 只看该作者
    谢绝转载  谢绝引用

    魔女的法庭 你为谁辩护
    第二篇 倒置


    在设置悬念的故事里,不断猜测,并期待得到结果,是最好的观剧体验。在我们这个关于保护受侵害的被害人权益的故事里,可谓惊喜不断。作为一个有目的,有意识,为达成心愿,成为检察官的人,马利盾已经用尽全力。不过,她的人生也实在是太离奇了一些。在她来到妇女儿童组之前,她不理解什么是伤害,她要做的就是全力执行,达到目的即可。用的办法让人咋舌,但又不得不佩服:

    这是只有马检才能干得出来的事,旁人想不到,也下不了手,不愧是“鬼神”一样的马检。

    为什么这么说,难道马利盾顺利办案当真有鬼神介入不成?

    情况并非如此,实际上,从第一集开始,编剧就在刻意解释马利盾办案的手法:

    连蒙带骗,连敲带打,利用推断分析,判断当下状况,确实分析结果之后,再利用人性的弱点,攻其不备,迫使参考人开**待问题,只要有突破口,一切都好办了。

    到了本剧关联的第二案:部长骚扰记者案,在讯问当时,就已经明确表明马利盾将被告入罪的一贯做法:

    简单陈述情况时,不忘说明时间,地点,当事人举动和相关细节,为确认供述情况属实,还采取当场曝光的办法,让部长极为难堪。

    在该案件中,马利盾刚开始仅是在发布会之前碰到来人,纸质资料落地,凑巧认识了该名记者,甚至还为露脸利用了对方,可是目睹聚餐时记者被部长骚扰的情况之下,还是悄悄合上了卫生间的门。此后为升迁,甚至亲自上门说服对方撤诉,挨了巴掌还不退缩,这副真实残酷的态度着实震撼了被害人,但在关键时刻,衡量利弊得失之后,却做出了令人惊讶的选择:

    当场指证部长确有侵害行为,

    这一举动着实吓到了不少人。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行为的目的,指证部长的前提是对方先行欺骗马利盾,骗她说可以一起升迁,其实并没有如此安排,还带他属意的人与上峰见面喝酒,拉关系,这才会遭到她这样报复性地作证;但从另一面来说,以检方相关人员判断,马利盾这样激进又急于邀功,既不谦虚,又善于卡位的情况,其实并不适合去特搜部,但这样的人若是安排到基层,等于是浪费经验与才能,着实可惜。既然不能送去特搜部,那么安排到急于要人,又翻不起大浪的部门,倒是最为合适。实际上,将证供情况和马利盾一贯表现综合考虑,就能理解上峰安排马利盾去妇女儿童组的理由:

    比起调查黑金和财阀,以及相关重要案件,特搜部非常容易被媒体追踪,相关人员必须小心回避,慎之又慎,马利盾这样急于表现,甚至忙于在媒体跟前露脸的情况,可说是大忌,但是看她干练利落的态度,对付侵害案件倒是一等一的手段。

    那么,有没有可能是负责该部门的闵智淑部长特意要求将马利盾调来部门参加工作?

    当然也有这个可能,当初就是因为要给闵智淑部长作证,马利盾的母亲郭英实才会在电梯内被曹甲洙和白相浩二人堵住去路,继而失踪。但从闵智淑部长后来对待马利盾,批评多于鼓励的表现对照:

    -一解决事件,就对着开麦拉(话筒)放炮这种事,不能再有了~

    -如果不想继续待在调职的部门,处理办法就是递上辞表(辞职信)~

    -你这种人,就是为自己升迁,然后什么都干是吧?

    -那么,说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申请调职特搜部,究竟有什么个人理由?


    以上责问,并无体谅或是知情后的慰问,有的是只是批评和责怪,这是在给组内老油条立规矩的部长所为,而非慰问证人家属的宽心话语。由此可见,在马利盾来到妇女儿童组的时候,闵智淑部长她并不知道眼前这个让她头痛的组内刺头,就是当年案件的证人留下的孩子,当然也就谈不上有顾念之心,只是严厉斥责这刺头姑娘行为不当,会给组里带来麻烦。当然,在说话当时,闵部长并不清楚这个刺头会有的各种出位言行,都是因为当年她没有处理好案件,造成的其他问题。若是当年没有那一通紧急打出的BB机急CALL,电梯内就不会想起急促的铃声,也就不会引起曹甲洙的怀疑和确认,更不可能造成郭英实与马利盾母女分离数十年的状况。在此之后,马利盾与此前在记者一案中结识的如检遭遇了两起案件,从此之后改变了她对待被害人的态度。这两起案件分别为:

    第三案 教授与研究生相关侵害案件以及第四案 偷拍视频泄露相关侵害案件

    在第三案中,不少后来得知案情的人们在一开始介入时,几乎都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譬如曹甲洙就是这样。在得知宣宇集团理事长的次女遭遇相关案件时,他甚至还装腔作势地表示了惊讶:

    -艾古~富人家的女儿怎么会遇到这种事呢~

    可是,他的误解很快就被许律师的解释打消了:

    -被害者倒不是,是加害者~

    等到听明白这番话是在说财阀女即加害者,曹甲洙哈哈大笑,直说有意思。可见,案情的原告与被告,确是出乎意料之外,就连曹甲洙这种对付侵害案件的老手,都会被绕进去,可见情况的确不同以往。当然,误解的不仅包括曹甲洙,也包括马利盾她自己。在最初调查时,她也朝着女教授就是被害人的方向调查,几乎都要开始做到起诉的地步,却被细心又擅长心理分析的如检提出的小细节引导向另一方面而去。如果没有如检对监控画面的细心核对,也就不可能存在被害人的恋人提供录音的可能性。实际上,就连恋人所做的相关调查,也是被害人所不希望有的。

    那么,该案件的焦点究竟在哪里?

    教授侵害案件的被害人是男性,也是一名gay。虽然在北美和西欧各国,已经将尊重取向,并解释取向不同纯属个人选择和特性这一事实作为日常要务来处理,但在韩国这样看似新潮,实则极为传统的男权社会,崇尚儒家思想的民众与学术界根本不可能接受取向不同的人。若是取向被公开,才能换取清白,可是在清白被证实的同时,也会失去求学机会,并遭到歧视,在学术界无法生存,出身贫穷家庭的被害人又该如何自处?所以,第三案的难度在于为保护被害人,无法公开既有证据。

    分析到这里,不少观众就会为马利盾的机智叹息:

    丢在洗手间里的手机虽非为加害方辩护律师许允京特意放置,但短信却是马利盾拿来如检的手机故意发送,为的就是要许辩入瓮,而在见到短信当时,许辩也确实中计,就不能不说马利盾对于人心阴暗面观察入微,把握准确。

    因此,马利盾并不认为案件难度在保护被害人不受世俗流言的伤害,而在于如检与被害人做出的承诺,在不公开取向相关情况,也不公开恋人的前提之下,就无法合法合理地出示电话录音这一证据,因此她在看到许辩去洗手间的时候,灵机一动想出放饵这一办法。其实,在发送短信当时,马利盾就已经认定对方会上钩,事实也果真如此。若在对方先公开被害人取向,意图试压,并以此羞辱被害人的时候,马利盾利索地公开了录音证据,由于当庭播放,引发相当大的冲击,让不少旁听者都受到极大震撼,也使得被害人南宇成在证据公布后留下了凄楚的泪水。

    剧情发展到这里,已经悄然揭示了韩国现状:

    歧视,在很多时候不是表现为恶言相向或是暴力胁迫,而是具体表现为看对方与他人不同,以异样的眼光打量对方。实际上,看对方与常人不同,这才是歧视的本意。

    以此对照,在证据出具当时,南宇成与其恋人就已经受到了歧视。所以,这就是后来如检追出法庭,想要解释的时候,又被南宇成怨恨的目光逼退的原因:

    就连如检他自己,也不知道如何解释当下的情况,只能以同情又悲伤的目光注视对方,甚至说不出表示歉意的话,因为对于被害人来说,证明清白无辜之后的路,还很漫长。

    那么,在教授侵害案件完结之后,为什么赢了官司,顺利使得被告罪名成立并斯文扫地的马利盾不但没有受到称赞和肯定,反而被部长痛骂,还要她赶紧写理由意见书走人?

    问题就在是否保护被害人这里。在马利盾进组后,与闵智淑部长第一次正式就工作详谈,闵部长就告诫她:

    -我们妇女儿童案件小组为的就是不让被害人反复陈述经过,不在法庭上因为受到讯问时受到不当待遇,避免受到二次伤害,才成立的小组。

    可见,不让被害人在被侵害后,还因为办案和陈述案情时的各种遭遇再受伤害,是妇女儿童组的立组之本,也是立组之本。在案件办理过程中,马利盾为将被告入罪所做的各种努力,包括特意设计使得加害者中计,让被害人最不愿意公开的事实在法庭调查审理中,由被告律师当众揭晓,以被害人的立场来理解就是颜面扫地。这样的做法,枉顾被害人的感受,可说是本末倒置,违背了小组成立时的初衷,这才是她受到警告和训诫,并被喝令立离开小组的根本原因所在。

    在最受瞩目的传奇马检的人生故事里,本次办案因本末倒置受到严厉斥责仅仅只是序曲,在这之后还有更多离奇案件有待解决,预知下情如何,请继续关注下篇。


     成长值: 465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460 天

    连续签到: 5 天

    [LV.9]以坛为家II

    3#
    发表于 2018-08-20 09:33:14 | 只看该作者
    谢绝转载 谢绝引用

    魔女的法庭 你为谁辩护
    第三篇 换位


    对于目标明确,尽可能扫除所有羁绊的人来说,世上最难的是将心比心,最痛的事是感同身受,最不可能的是换位思考。

    在教授事件之后,马利盾为不辞职,放低姿态,表现出服从管理的样子,其实是为不离开检方体系,但她的打算逃不过如检的眼睛。在如检看来,马利盾为人不坏,能力也还不错,之所以会这样做,完全是因为过于注重结果,急于将案犯入罪所致。因此,要让马利盾转变态度,关键不在训斥或说明,而在理解。若是能让马利盾自行理解被害人的苦楚,就能让她在办案过程中,多考虑被害人的感受,成为组内需要的好帮手。就是出于这种心态,如检反复对马利盾说了好多解释的话,要她多加体会被害人的感受,可是马利盾完全听不进去,从她不耐烦打发对方的态度来看,她认为这种劝说是胡扯。可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麻烦很快就轮到了马利盾她自己。

    第四案 偷拍视频泄露相关侵害案件

    由于本剧所用的案例有强烈的现实性,为避免其他问题,剧组在播出前声明中特意强调:

    本剧所用事例,人物,情节,案情均为虚构。

    其实,这是在正告观众:切勿对号入座。但越是这样,就越是让人好奇,到底有没有过这样的案例?以第四案例来看,确有关联。因为第四案正是与视频泄露有关的案件。以从前发生的事件来看,往往是在当事人不知情的前提下,视频发生泄露,影响到被拍摄人的生活,甚至改变每一位出现在影像中的女性的人生,不能不说是残酷的现实故事。但在本案当中,涉案人却并非电脑资料遭到窃取,或是受人陷害,而是故意所为。这一点,从几位被害女性的遭遇就可见一斑。从几位被害人的陈述来看,情况几乎惊人地一致:

    @此前都与视频摄录人谈过恋爱,都在其哄骗之下拍下视频,拍摄之前都接受男方承诺,拍下就删除。每一位被害人都亲眼看到摄录人删除照片或视频。

    @分手原因都是不约而同地发现男方人品和性情有问题,同时与几名女子交往。

    @在被害人决定与人结婚,并发出喜帖之后,往往都是在双方家族举行的相见礼或是试穿婚纱时收到以短信发送的视频链接,受到勒索,最后不得不支付大笔酬金给视频摄录者,恳求其删除网络视频。

    将情况列举之后,不少观众都会纳闷:

    既然都当面删除了,那视频和照片怎么还会流出去?

    针对这一问题,组内有经验的老系长已经当面给马检和如检演示过,究竟如何才能做到删除照片和视频等影像资料之后,还能继续观看、使用并上传。原来,只要设置手机默认为云盘保存,本机删除多少次都是没用的。至于其他情况,比方说同一场景,不同角度,则是因为拍摄方在事发场地内预先设置针孔镜头,预备偷拍所致。从侧面拍摄,或是从较为偏向角度拍摄的画面均为偷拍所致。

    分析到这里,可能有不少观众都恍然大悟,前段时间相关新闻引发热议的有关情况也类似,虽然手机照片当场已删,却仍然流出照片的原因所在:

    只要设置该手机资料为云盘保存,当着女方的面删除的照片,也只是逢场作戏而已,真正的照片已经在云盘存下来,并择日上传至网络分享。

    因此,被害人若想要维权,需要确认的细节只有一点:

    照片或视频拍摄人的手机,究竟有没有设置云保存相关功能。

    不过,从具体案情来看,上述分析和推断对涉案人没有任何意义。就在与参考人对峙当时,马利盾已经意识到她遇到的是一名敲诈惯犯,也是偷拍老手。从对方回答问题的方式方法,以及语气态度来看,他对检方讯问并不担心,甚至还会骂回去,眼光直视办案人员,甚至不感到害怕,毫无担心,紧张或害怕的情况。这类现象,可以理解为对方没有说谎,也可以理解为对方认定检方对查案毫无办法,内心洋洋得意,态度才会如此嚣张。马利盾之所以判断对方就是惯犯,也是因为对方的态度非常可疑,几乎是在以例行对话的办法应对,可见他见过此类情况多得很,很清楚流程和环节对他根本不构成威胁。

    分析到这里,可能有不少观众都会有疑问:既然马利盾这样坚持查案,可说是非常谨慎,为什么还会出现被偷拍的情况?

    答案其实就在审讯时的细节:

    在马利盾怒骂参考人当时,对方的眼神不仅没有畏惧,反而还在反复打量她,眼神从马利盾的面部,一直移动到胸口以下。

    以一名偷拍惯犯的表现来看,这是非常危险的举动,有这样的行为,就说明对方若有所思,可能在筹划一些事。通常都是利用自己所长,刻意布置某些事,使得检方查案人员受制,并以此惩罚对方。这是惯用手法,问题只在究竟要如何偷拍查案的检察官在家里的情况。以剧情所示,手法简单到没有任何技巧:

    网络搜索,找出马利盾家的住址,来到房产交易所只是要求上门看房,趁机支开房屋中介,再以熟练手法安装针孔摄像头即可。

    若是按照参考人的想法,若是计划顺利实施,马利盾就该受到胁迫,乖乖就范,但情况并非如此,这就非常有趣了。那么,该案件解决的关键究竟在哪里?

    若要指证视频拍摄者有意拍摄并恶意散发相关影像资料,必须有证据表明对方有实施该行为的故意,并且有惯用手法,才能将其入罪。但以马利盾做事谨慎的习惯来看,哪怕做什么事,她都要旁观一番,因此,枉顾被拍摄者的习惯,就是案犯的最大失误所在。也就是这番谨慎,令马利盾发现了镶嵌在镜子里的针孔镜头,而随后赶到的如检则是因为在电梯上下之间,见到了参考人,顿感不妙,急忙跑去帮忙。实际上,安排如检与马利盾互为房东与房客,才是本剧最妙的设定。

    此后组内的忙碌,可说是令人发笑。大家都知道马利盾为了维护自己,把偷拍视频藏起来了。可是,任谁都找不到视频,于是,这次该轮到如检惊讶了。或者,误导手法还是一样,只不过马利盾这次误导的是组内人员,若是让众人都认为没有这个视频,那么作证这件事就成功了一半。实际上,马利盾比任何人都清楚,此前一直无法将偷拍上传者入罪,是因为此人偷拍,哄骗,敲诈或是销毁罪证的时间点掌握得很好,几乎没有漏洞,但本次由于被检方羁押,有可能出现时间漏洞,因此即便排除以往被害人,只用本次偷拍视频作为证据,就可上庭指证对方。因此,只要在庭上误导对方,让其误以为视频不存在,甚至得意洋洋地抨击检方行为过激,并否认拍摄视频,再及时出示视频证据推翻其证供,就可以将对方入罪。

    所以,这一次惯犯金尚均还是错在盲目自信,自认为可以控制得了办案人员,又过于相信辩方律师许允京,认定她的办法最有效,结果律师与被告一齐出丑。这是许允京第二次败在马利盾的手下。除开法庭辩论中的种种之外,最有趣的细节在于,直到后来,闵部长和组里的其他同事回过神来,才明白这次又被马利盾耍了,但这是为工作,大家也就表示深切同情,不说什么了,也体谅了马利盾说不参加聚餐,要独自一人喝酒的要求。

    偷拍一案对于妇女儿童组和马利盾本人来说,都是极为重要的一案。通过偷拍一案,组内成员理解了马利盾的心意,而马利盾也正如同事如镇旭检察官所期望的那样,因为自己受害,通过受害人的经历,理解了来到组内,配合调查的各位被害人。情况正如马利盾自己在庭上作证时所说的那样:

    -从前我作为检察官,只是一心想要将案犯入罪,如果能够做到,怎样都好,我认为这就是维护正义,从来没有考虑过被害人的感受。

    -可是这一次,因为我自己也受害,深切地感受到了被害人的痛苦,反省了自己从前为办案是多么不智。

    -所以我请求法庭,务必要判这个人有罪!


    那么,案件宣判,这一事件就告一段落了吗?

    看来并非如此,对照如检在庭上的质问,从马利盾黯然的表情来看,惯犯金尚均的目的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达到:

    善于设置镜头,并以处事技巧,偷拍视频,再将之广为扩散,是为了让女方因为私密事件被公布,产生羞耻感。

    无论是普通女性,还是负责该起案件的办案检察官,一样都有这种情绪,只是身为办案人员,马利盾懂得什么最重要:若能将偷拍并传播影像资料者法办,就可一次性抹平之前所受的屈辱。盖过不良情绪,才是最佳治愈办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Array

    © 2004-2017 www.yycaf.net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YYcaF小组 作品制作权所有 【韩娱之地】-2017韩国最新娱乐动态


    Keywords: 韩剧下载 迅雷下载 最新韩剧 2015韩剧下载 2016韩剧下载 2017韩剧下载 韩剧网 《太阳的后裔》韩剧下载 《制作人》韩剧下载 《小偷家伙,小偷大人》韩剧下载 《河伯的新娘2017》韩剧下载 《王在相爱》韩剧下载 《学校2017》韩剧下载 《死而复生的男人》韩剧下载 《犯罪心理》韩剧下载 《再次相遇的世界》韩剧下载 《最强送货员》韩剧下载 《救救我》韩剧下载 《Manhole》韩剧下载 《名不虚传》韩剧下载 《青春时代2》韩剧下载 《操作》韩剧下载 《准备餐点的男人》韩剧下载 《我黄金光辉的人生》韩剧下载 《医疗船》韩剧下载 《Argon》韩剧下载 《内衣少女时代》韩剧下载 《当你沉睡时》韩剧下载 《爱情的温度》韩剧下载 《20世纪少男少女》韩剧下载 《Andante》韩剧下载 《今生是第一次》韩剧下载 《付岩洞复仇者们》韩剧下载 《The Package》韩剧下载 《Go back夫妇》韩剧下载 《卞赫的爱情》韩剧下载 《Black》韩剧下载 《魔女的法庭》韩剧下载 《Mad Dog》韩剧下载 《沉迷爱情》韩剧下载 《钱花》韩剧下载 《理判事判》韩剧下载 《机智的监狱生活》韩剧下载 《我的鬼神搭档》韩剧下载 《疑问的一胜》韩剧下载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